广东主流新闻媒体

一名医生的抗役日记:我在湖北咸宁37天,体温37度

2020-03-21 14:29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48次 字号:

摘要: 品名篇佳作,观世间百态,享人文情怀 图文/朱娥玲 首席编审/方 孔 【原创作品,未经允许,不得随意转载】 2020年3月17日的下午,湖北省咸宁市最后一位新冠肺炎治愈出院,咸宁清零,3月18日的下午,我们被邀参加了湖北省咸宁市第一人民医院...

品名篇佳作,观世间百态,享人文情怀

图文/朱娥玲 首席编审/方 孔

【原创作品,未经允许,不得随意转载】

2020年3月17日的下午,湖北省咸宁市最后一位新冠肺炎治愈出院,咸宁清零,3月18日的下午,我们被邀参加了湖北省咸宁市第一人民医院的欢送会,思绪万千感慨万千……

2月12日我作为云南省陆良县第一人民医院的医疗队长,带领7名队员出征湖北咸宁至今,在湖北省咸宁市第一人民医院整整37天,随着疫情的控制,我们即将启程昔归,我用体温计量了一下咸宁的体温,37度。

37度,刚刚好!

那天,武汉城池,四处告急,一座城封了闭了,外面的人不敢进去,里面的人不敢出来,人心慌慌,把绝望和希望扔给一座英雄的城市。

那一刻,我只知道,我是一名普通的重症医生;那一刻,我只知道,作为医生我应该站出来,与武汉人民,与全国人民站在一起,打赢这场攻坚战。来不及与家人商量,我第一个写下了“竭尽全力不辱使命”的请战书。意料之中得到了同样身为医生的妻子的支持,而父母对我更多的是担心,大女儿的朋友圈里满满的是理解和支持,最不敢去看的是三岁的小女儿沾满泪花的脸,一直追着我哭着叫我抱抱她……

在医院送我出征的路上,护士长把一沓N95口罩递给了我,可那是疫情爆发后医院给每个医护人员仅发的一只N95口罩,听说我要驰援武汉,他们自发的把舍不得用的N95口罩全部交给护士长,说要换我平安归来时,堂堂三尺男儿的我竟然泪流满面……

我是云南省第三批曲靖市第一批驰援队员,支援咸宁市第一人民医院。这是一所新冠肺炎定点医院,当时有确诊病人200多例。我被分配到医院最严重的感染科,当时的重症达到了50多例。当穿上厚重的防护服来到重症病房,我感受到病人在单独的病房隔离、对家人的思念、对病情的不认识、对网络上死亡率攀升不能正确分析、对自己愈后情况不明,存在着严重的孤独、焦虑和绝望,甚至有的病人情绪失控,下雪天的夜晚大声哭泣,不配合治疗,我作为一名医生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每一个人从出生开始,就是踏上一辆开往死亡的列车,上演人世的悲欢离合。但即使是在同一趟车上,人类的悲欢也并不相同,我要让他们心里有光、有爱、有温暖和对未来的向往。因为我和他们的距离很近,仅仅隔着一个呼吸,一个喷嚏,一个体温计!在治疗过程中我把心理上的疏导加进去,每次查房我首先做好自己的防护,在查看病人的身体状况时,与他们的衣物、皮肤有很多零距离接触,每一次接触都有很大的风险,防护服很薄,每一步的操作我都很小心,既要做到完成治疗操作,还要防治防护服不破损。而且本身就高度近视的眼睛戴着护目镜,视角很差,但我还是想尽一切办法克服。就是这样零距离与病人接触,近距离与病人沟通交流,尽量跟他们详细解释病情,及病情的发展过程和治疗方案。让他们感受到病毒并不可怕,我们有能力治愈他们,病人越来越信任我,渐渐地有了一些变化……

记得36床的那位新冠肺炎合并糖尿病高血压的李大伯,因为他家里面没有任何亲人,只剩一个妹妹。才65岁的他对生命了无牵挂,把生死看得很淡,生与死对他来说已经不重要了。他的消极使得病情发展很严重,血糖控制不好,肺部炎症吸收差。每天要检测他的发热、血压、血糖、心率、呼吸、咳嗽、尿量等等。经过我在饮食上对他耐心的指导,在治疗上药物的调整,鼓励他合理的运动,他的血糖一天天稳定,肺部吸收明显好转,后来咳嗽咳痰减少,血压也稳定。逐渐他变得积极主动,37天后全愈出院。记得出院的那天,他拉着我的手热泪盈眶:“感谢国家,感谢你们,不放弃我,其实我自己都放弃了。而你们却拼命救我,让我获得重生,我一定好好的活着,我一定要到一个地方去看看,那就是云南!

这一句话,是我在咸宁听过最动听的话!

还记得76床的新冠肺炎合并贫血的她,一直眩晕,乏力,不能下床活动,饮食差,睡眠差,情绪差,导致月经紊乱活动性出血。她才42岁,但是因为贫血缺铁,她每喘一口气胸口都疼。她已经恐惧到不敢睡觉,她怕,她怕一觉睡过去就永远醒不过来了。我考虑到她营养不良,积极停用存在骨髓抑制药物,给她补充铁剂,加强静脉营养,鼓励她每天喝高蛋白奶粉,晚上加用小剂量安眠药物,让她先吃好睡好,并再作进一步治疗。记得2月22号的那天早上我去查房,推开房门,看见她戴着耳机在小声的唱着歌。看见我,她满脸欢喜跑过来,说她的胸口不疼了,不咳嗽了,感觉要好了。

这一个画面,是我在咸宁看到最美的画面!

最让人揪心的是32、33床的咸宁本地的老俩口,女儿在武汉读大学,寒假回家确诊,后一家三口确诊全部被隔离。而女儿是重症被转院武汉。因为身为父母、因为担心、因为牵挂着女儿的严重病情,而又见不到女儿,同时夫妻俩的核酸检验从阳性到阴性又到阳性,病情反反复复,当时他们的焦虑、恐惧和绝望已经到了极点。我鼓励他们,其实女儿也一样牵挂着你们,你们要坚强要把信心带给女儿,这样女儿才能减少对你们的担心,心理的负担放下了,治疗才更有效!当听到女儿已经痊愈时,他们第一时间把好消息告诉了我,并且不停的感谢我,似乎比他们自身治愈还高兴。

这一个消息,是我在咸宁听过最具有治疗性的消息!

我永远也忘不了一个仅仅13岁的小姑娘的眼睛,眼里随时透露出阳光、明亮、透彻!单独的隔离,她却表现出异常的勇敢和坚强,每天都自觉读书做作业,治疗的时候非常配合。每次查房反倒关心我们逆行的防护,一直问我同一个问题:叔叔,我什么时候才可以读书呀,我多想去上学呀!我说等武汉樱花盛开时,你带我去看看,可行?她笑了。

她的笑脸,是我在湖北咸宁见到过最美的笑脸!

共克时艰,共迎曙光。病毒的控制唯一的方法是科学的治疗和一颗永不放弃的心。

37天,奔赴武汉支援咸宁,万众一心的场面让我无限自豪!

37天,我主治的7位新冠重症病人,全部治愈出院!我作为重症组的医生深深坚信能打赢这场硬战!

37天,我们医疗队一共治愈50多例重症病人出院!我带领的陆良医疗队做到了零感染,体温37度!

37天37度,可以向咸宁人民和陆良人民交上一份满意的答卷!

在家乡立下的无畏誓言和在湖北咸宁37天流下的感动眼泪将是我这一生最高贵的勋章!

湖北咸宁,永远37度!(云南省陆良县第一人民医院郑林文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