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主流新闻媒体

北京海淀近600亩土地闲置七年无法开发 百亭鱼乐园深陷权属之争

2019-07-08 14:53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12次 字号:

摘要: 华夏时报(chinatimes.net.cn)记者帅可聪 陈锋 北京报道 在北京市海淀区温泉镇,有一处北京百亭鱼乐园。园子始建于1993年,总占地面积587亩,建筑面积4万多平米,最开始由京浙两地公司合作投资上亿,旨在建设为一座反映民族文化且...

北京海淀近600亩土地闲置七年无法开发 百亭鱼乐园深陷权属之争

华夏时报(chinatimes.net.cn)记者帅可聪 陈锋 北京报道

在北京市海淀区温泉镇,有一处北京百亭鱼乐园。园子始建于1993年,总占地面积587亩,建筑面积4万多平米,最开始由京浙两地公司合作投资上亿,旨在建设为一座反映民族文化且具有江南水乡风格的公园。1995年,北京百亭鱼乐园曾因其负责人耗费1518万元拍得天安门城楼上退役的宫灯而名噪一时。

时光荏苒,风云变幻。过去二十余年来,因为债务纠纷等问题,百亭鱼乐园几经易手,一度沦为荒地。在乐园无人问津之际,温泉镇政府曾通过“以租代保(存)”政策将乐园租给北京联合大学广告学院办学十年。

因被纳入了土地开发规划,2010年海淀区预拨7000万元补偿款后,北京联合大学将校区腾退,然而这片土地至今无法被政府收回。在北京联合大学腾退后的次年,百亭鱼乐园又被违规转租,新的租户投入了数千万元建设,但运营不久后即被告知需要腾退,以致其血本无归。

由此之后,过去七八年间,在这片乐园产生了种种新的矛盾与纠纷,政府规划也被搁置。夹杂其中的除了巨额腾退补偿争议,还有上百起言语或暴力冲突、股权争夺纠纷,以及十余场官司。

百亭鱼乐园往事

《华夏时报》记者近日探访百亭鱼乐园,发现园区已大面积陷入荒废状态。园区如今仅在西侧留有一个入口,南侧的大门由于久未使用显得破败不堪。园区内各个角落杂草丛生,荷塘早已干涸。不过,从园区大量的复古式建筑及其布局,依稀可见昔日的荣光。

北京海淀近600亩土地闲置七年无法开发 百亭鱼乐园深陷权属之争

百亭鱼乐园项目最初由北京海淀区温泉镇集体企业海泉经济发展公司(下称“海泉公司”)与浙江宁波慈溪市的慈惠农业有限公司(下称“慈惠公司”)签订联营合同合作投资建设。

在百亭鱼乐园基本建成之际,1995年2月,百亭鱼乐园负责人以1380万元的高价拍得了一对天安门城楼上退役的宫灯,加上10%的拍卖手续费共耗费1518万元,一时间轰动海内外。竞拍完成后,这对宫灯曾被放置在百亭鱼乐园的两座六角门楼上。

然而,好景不长,百亭鱼乐园不久后便陷入了债务危机。其股权随之几经易手,园区一度沦为荒地。

由于宁波金鹰集团总公司(下称“金鹰集团”)、慈惠公司与浙江金轮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金轮集团”)因债权、债务及担保关系发生纠纷,1997年7月,浙江省高院裁定慈惠公司在百亭鱼乐园的全部财产以原转让价1亿元人民币抵偿所欠金鹰集团和金轮集团的债务。

1997年8月,金鹰集团、金轮集团到温泉镇接管百亭鱼乐园,并与温泉镇政府达成协议:接管后对各项债务进行清理并重签租赁合同。温泉镇集体企业海泉公司由于未实际出资随后退出了联营,北京百亭鱼乐园总投资比例至此确定由金鹰集团、金轮集团分别占70%、30%。

《华夏时报》获得的一份海淀区政府官方文件显示,金鹰公司、金轮公司彼时对温泉镇政府的要求作出了承诺,但在接管后的近半年时间里,两家公司始终对上述合理要求置之不理,推诿拖延。由于债务问题,百亭鱼乐园多次遭到债权人围攻、甚至哄抢。

事实上,此时的金鹰集团已经“大难临头”。1998年4月,金鹰集团董事长吴彪被逮捕,牵出了轰动全国的“98年宁波贪腐大案”,吴彪最终被以贪污罪、受贿罪、单位行贿罪等数罪并罚判处死刑,金鹰集团此后走向破产。

百亭鱼乐园逐渐陷入了无人问津的状态。1998年8月,由于未申报年检,北京市海淀区工商局吊销了北京百亭鱼乐园的营业执照。这为之后的权属之争埋下伏笔。

腾退后被违规转租

1998年,为防止资产进一步流失,维护债权人和土地方(两行政村和原承包户)的合法利益,温泉镇政府接管了百亭鱼乐园,并出台了“以租代保”政策。2001年开始,北京联合大学广告学院得以在此办学十年,期间投入了大量资金建设。

平静之下暗流涌动。2006年,温泉K地块开始启动一级土地开发,百亭鱼乐园正在此地块内。2007年8月,宁波市政府致函北京市政府,称百亭鱼乐园70%的股权已在2002年宁波金鹰集团破产清算后,被转让给金轮集团,金轮集团已拥有北京百亭鱼乐园100%的物权,希望北京市政府帮助解决历史遗留问题。与此同时,金轮集团派出了一位名叫张忠桥的代表前往北京负责收回权益。

在北京时任有关领导的关注下,海淀区政府于2007年10月很快出具了处理意见,并给出两套具体方案。一是金轮公司退出百亭鱼乐园,由温泉镇政府按照约4098万元的评估价格向金轮公司给予补偿;二是由金轮公司继续接管百亭鱼乐园并重新签订协议。但该意见中明确写道,“后一思路实现难度较大。”

经多方参与协商,2008年2月,温泉镇政府与金轮集团达成共识,具体内容包括:经多方参与协商,2008年2月,温泉镇政府与金轮集团曾达成共识,具体内容包括:北京百亭鱼乐园项目多年来拖欠的债务,经双方确认在后续政府下拨的地上物补偿款中一次性清偿;对北京联合大学广告学院投资改(扩)建的资产经评估后在地上物补偿款中予以一次性补偿,为区土地储备中心一级开发上市做准备;金轮集团及前身多年的投入一次性清偿后退出。

2010年,北京市土地整理储备中心海淀分中心与海淀区温泉镇政府签订了关于百亭鱼乐园地块的补偿协议书,由前者预付7000万元补偿款给后者,但具体补偿总额此时并未审定。北京联合大学获得了大约4300万元补偿,于2010年毕业季之后腾退了土地。而预拨的其余款项,被用于向温泉镇政府及相关单位支付项目建设过程中的欠款。

然而,北京联合大学腾空的土地本该进行开发,此后不久却被再次出租,由此导致了新的种种矛盾与纠纷的产生。2010年7月,不久前以温泉镇镇长身份签订了补偿协议的程培衡,又以北京市海淀区温泉农工商总公司负责人的身份,签下了一份《原北京百亭鱼乐园土地租赁补充协议书》。这份协议让金轮集团重新获得了百亭鱼乐园的经营权,温泉农工商总公司还为之出具了可以出租的证明。被腾空的土地被再次出租。

北京土地整备中心海淀分中心一位负责人此前曾告诉《华夏时报》记者,按照规定腾退过的土地应该张贴公告,不能再次用于出租,此次重新出租涉嫌违规,并导致了后续无法继续腾退的问题。

新租客深陷维权难

2011年1月,李剑文通过其控制的北京中广宽频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与金轮集团代表张忠桥控制的北京百亭鱼乐园(普通合伙)签订了合同,租下了园区大部分房屋及场地。合同约定租期3年,到期后如政府不拆迁顺延2年。中广公司进驻约半年后,北京侨外出国咨询服务有限公司也被引进成为了新租户。

李剑文原本是一家中央级事业单位的职工,那时正好有下海的打算。他在网络上看见了百亭鱼乐园出租的广告,占地近600亩的园区一年只要450万元,价格颇为便宜。然而,正是这个便宜在日后让他陷入了大麻烦。

在北京联合大学腾退后,百亭鱼乐园原有设施已逐渐破败。李剑文称,他陆续累计投入近4000万元对园区进行了大规模的装修改造,百亭鱼乐园住宿及教学设施达到了新东方学校、万国司法培训学校等高端培训机构的使用要求,成为定点培训基地。

然而,2012年年初,温泉镇政府发出通知称,根据区委区政府关于北部核心区建设有关会议精神,国土储备海淀分中心拟实施K地块(百亭鱼乐园)一级开发,并启动收储工作,要求百亭鱼乐园终止租赁事宜。2012年7月,百亭鱼乐园(普通合伙)向中广文化公司发出合同终止通知函。这对于李剑文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

“他们是为了增加拆迁腾退要价筹码,获得更大拆迁补偿利益。”李剑文表示,百亭鱼乐园(普通合伙)曾保证可经营三年以上,但实际上在签订合同时对方就已经知道乐园将被腾退拆迁,故意隐瞒事实,导致中广文化公司投入巨大、损失巨大。

然而,李剑文曾忽视的一项合同条款让他在日后的维权过程中受到巨大阻碍:中广文化公司在政府拆迁过程中不能就搬迁、临时安置、停产停业损失等提出任何补偿要求。对此他一度后悔莫及,“是我轻信了不存在拆迁腾退的承诺,早知道当初应该找律师看看合同。”

不过,张忠桥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时否认上述说法,表示从未做出至少能够运营三年的承诺,并称双方签订的合同写的很清楚。

由于双方无法就腾退补偿做好协商,中广文化公司与百亭鱼乐园(普通合伙)对簿公堂,此后双方在法庭上数次交锋,但至今未有定论,目前仍有两场诉讼处于在审过程中。

2012年的一场诉讼中,中广文化公司诉请合同终止通知函无效。海淀区法院于2012年12月17日作出判决,中广文化公司的诉请被驳回。海淀法院在判决中认定,百亭鱼乐园所处K地块已经纳入政府拆迁规划范畴,且土地收储工作已经启动,合同终止通知函并未违反合同约定。不过,李剑文表示,其通过申请信息公开等方式了解到,百亭鱼乐园尚未获得规划、拆迁的审批文件。

与此同时,租户中广文化公司、北京侨外公司与出租方北京百亭鱼乐园(普通合伙)在海淀法院的多起诉讼中都败下阵来,但二审又多次发回重审。

北京海淀近600亩土地闲置七年无法开发 百亭鱼乐园深陷权属之争

诉讼之外,园区内冲突不断。李剑文称,过去几年间双方至少发生了上百起言语或暴力冲突。

李剑文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支持政府规范合法、严格按照程序征收土地,使北京百亭鱼乐园土地尽早实现开发。但他在百亭鱼乐园翻建、修缮、装修等综合投资损失理应得到赔偿,否则显然有失公平。

乐园权属之争爆发

纠纷不止于此。曾经作为金轮集团代表的张忠桥,与金轮集团走向对立面,更让百亭鱼乐园陷入了权属之争。

在早期,张忠桥作为代表全权负责了金轮集团在百亭鱼乐园权益的有关事宜。

2010年2月,因原北京百亭鱼乐园被吊销,无法承接政府归还的百亭鱼乐园权益,金轮集团委托张忠桥以北京鱼乐园休闲健身有限公司为项目处置主体,处理百亭鱼乐园遗留问题。同年7月,为稳妥落实补偿主体,避免日后出现纠纷,海淀区北部办、温泉镇政府致函海淀区工商局,请求恢复被吊销的原北京百亭鱼乐园,以便实施拆迁补偿。

然而,张忠桥此后新设了北京百亭鱼乐园(普通合伙),并以普通合伙企业名义处置金轮集团在百亭鱼乐园的权益。在此后的一份论证文件中,金轮集团表示对上述情况不知情,并认为张忠桥冒用了金轮集团名义以获得巨额利益,侵害了金轮集团利益。

2017年3月15日,金轮集团向温泉镇政府出具一份《关于撤销张忠桥委托代理权的声明》,标志着集团和张忠桥的决裂。这份声明称,经调查核实,张忠桥在处理北京百亭鱼乐园期间,行为严重损害了集团的形象和权益,同时阻碍了有关部门拆迁改造百亭鱼乐园。

记者获悉,2017年3月31日,张忠桥为反驳金轮集团出具的撤销函曾出具一份函件,称撤销声明完全歪曲事实,是金轮集团意欲与不法分子联手侵占北京百亭鱼乐园资产而实施的错误行为。

张忠桥称,2006年12月,中国长城资产管理公司公开拍卖百亭鱼乐园70%股权时,曾与金轮集团董事长陆汉振商量,是否由金轮集团出面参与拍卖,但遭陆拒绝。随后其个人出面参与拍卖取得了北京百亭鱼乐园70%股权。此后又与金轮集团签订了权利资产转让协议,买下了另外30%的股权。

7月5日,张忠桥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则表示,金轮集团出具的撤销授权函是非法的,其目前正在考虑是否要起诉。

就权属问题,2017年6月17日,夏家骏、郭道晖、张泗汉等法学家曾在北京的一次相关论证会上进行论证,包括金轮集团董事长陆汉振在内的多位高管出席。论证结果认为,张忠桥只是代理人,实际操作超越了代理权限。由于受让对价并未支付,协议未履行,金轮集团原本持有的百亭鱼乐园30%股权并未转让。此外,张忠桥通过拍卖获取的70%股权资产是债权,并未通过法律途径转化为股权。因此张忠桥及其普通合伙企业不享有北京百亭鱼乐园股权。

早在2013年8月21日,张忠桥以金轮集团代表身份通过其控制的北京百亭鱼乐园(普通合伙)与温泉镇政府签订了百亭鱼乐园腾退补偿协议,约定百亭鱼乐园地上物腾退补偿费总计1.61亿元,随后申请了第一笔腾退补偿款约5500万元。那对以1518万元拍下的宫灯也早已被张忠桥从温泉镇政府取走。

7月5日,《华夏时报》记者致电温泉镇一位主要负责人,但他表示正在外地出差,未予置评。记者获得的录音文件显示,2017年6月,金轮集团多位高管曾与该负责人会面,金轮集团方面强调了百亭鱼乐园主体一直是金轮集团,张忠桥成立普通合伙企业占有了金轮集团资产。温泉镇这位负责人彼时则对金轮集团表示,认同金轮集团是百亭鱼乐园的主体,在收到金轮集团撤销张忠桥授权声明后,就已不再与张忠桥谈赔偿问题。金轮集团可另派新代表与温泉镇协商,尽快解决历史遗留问题。

不过,时至今日,这起权属之争仍无实质性进展。

责任编辑:吕方锐 主编:夏申茶

文章来源:今日头条  https://www.toutiao.com/i6710127241625338372/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为转载文章,相关信息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亦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有错误,请联系纠正。